欢迎访问重庆茗扬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24小时咨询电话:023-89168780

窦文涛:男女出轨都危险 男的更可怕

商务侦探调查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许子东、林玮婕从安徽男子公安局门口撞飞前妻并施虐致1死1伤的事情谈起,谈男女对婚姻和感情的态度,窦文涛称男女出轨都危险,林玮婕谈到,男生对女孩占有欲胜过女生对男孩。

  凤凰卫视10月8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玮婕,国庆节去哪里玩儿了?

  林玮婕:在电视上陪大家一起度过,大家开电视,从早到晚都看到我,多好。

  窦文涛:真是,玮婕是一个工作态度特别积极的人。

  林玮婕:我是劳模,我是劳模。

  窦文涛:对,你看有些同事就是工作就发牢骚,是吧,对凤凰诸多不满,玮婕永远是觉得还有什么活儿给我干,还有什么活儿给我干。

  林玮婕:我现在都改扎小人,就是我从下面拿出小人,怎么还有工作,现在都改变政策了。

  窦文涛:许老师国庆节有什么打算?

  许子东:没什么计划。

  窦文涛:与民同乐,最近有什么球赛?

  许子东:有。

  林玮婕:欧冠。

  窦文涛:我看你那个微博里边写的。

  许子东:对,但是梅西受伤了,没有了梅西的巴萨看得叫人非常累,主场踢人家都踢得很危险,到最后才扳回两个球,没有梅西的巴萨真是不一样。

  窦文涛:你说足球这事儿靠个人的成分能有多大?

  许子东:你看现在这个就是很好的例子啊,其实巴萨现在前面另外两个前锋也是世界一流的,内马尔,巴西的第一号,对不对?那个苏牙,苏牙也很厉害的,这个都很厉害,在MSN他们是。但是少了这个梅老板了,就是不一样了,因为他拉回来踢中场。

  窦文涛:你知道我们翻译苏牙雷斯,香港的广州话的解说就叫少牙,苏少,我们翻译叫内马尔,香港的解说就是尼马尔。尼马尔又进球了。

  林玮婕:他到底是想骂人呢,还是想说他好。

  窦文涛:我说这香港话解说怎么听成天津卫视了?尼马尔又进球了。

  许子东:然后梅西的很多人就是没戏了,他一进球,他们就说没戏了。

  窦文涛:没错,没错,但是咱们不能说人家玮婕,人家不感兴趣,玮婕喜欢什么球?

  林玮婕:足球我也喜欢,我们之前也常做足球的那个节目。

  窦文涛:真的,但是今天玮婕在这儿,咱们还是谈谈婚姻家庭与爱情的事儿。

  林玮婕:恐怖情人。

  窦文涛:对,反正这个节日已经过去了,咱们就谈点不好的事情。

  林玮婕:惊悚的事情。

  安徽男子公安局门口撞飞前妻并施虐 致1死1伤

  窦文涛:前段时间,你知道我有个网络视频节目,我就讲了这个事情,我讲了这个事情轰动一时,但是我讲的时候他们给我看的是截图,我跟你讲许老师,我今天给你看这个视频。你就可以知道这个动起来的这个图像和这个截图的这个冲击力完全不同,我且跟你说是什么事儿。在安徽有个天长市,天长市它有这么一对夫妻已经离婚了,你说玮婕现在有这种生活方式吗?就说离了婚还住在一起?

  许子东:对,我也看不懂,什么叫离婚不离家?

  林玮婕:就可能我觉得估计这两个人的生活能力没有办法去租个房子或者还来不及,也许才刚刚离婚,都还没有搬什么的。

  许子东:只是因为有个小孩四五岁。

  窦文涛:说因为孩子,但这个事也很有意思,就是说这说明男的女的甭管离不离婚,只要你们还住一起,弄弄弄弄就还跟夫妻一样。因为你要说真离了,你干吗还怀疑这个女的偷人呢,就是说中秋节那天晚上,这女的可能回来晚了,老公就觉得她偷人。

  许子东:离婚以后就不存在偷人这一说了。

  林玮婕:对。

  窦文涛:对啊,但是为什么这个女的要辩解呢,说我没偷人,这说明女的也认同这个潜规则,你说这有意思吗?

  许子东:无视《婚姻法》。

  林玮婕:那如果说那女的回答说关你什么事儿,应该被打得更惨吧,换个角度想。就是说我辩解完也许不被打,但是我如果辩解说关你什么事儿,我们都离婚了,那不是被打的更惨吗?

  窦文涛:不是,所以我就觉得很多弱势的妇女,她们其实是容易被一个东西给框住,这就好像有时候比如说我就发现很多人就是这样,就是说谁把这杯子放倒了,你的第一个反应是,不是我干的,你知道吗?就是尽管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有时候弱女子就容易这样,本来她没权利问你这个,但是他拿着菜刀一威胁,你是不是偷人了,那女的说没有啊,没有,还辩解半天。

  许子东:是不是也说明习俗上的婚姻比法律上的婚姻更管用,很多人的婚姻其实它主要还不是那张纸,就是办喜酒,就是大家认同,所以它那个离婚不离家,就是没有摆脱那个事实的婚姻状态。

  窦文涛:你说对了,我就觉得很多时候为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个男女你们只要住在一个屋里,你们就说不清楚,说不定你们照样有夫妻生活,过过过过就跟夫妻一样了,所以就拿着菜刀上了脖子了,你偷人。结果这个女的这个时候有点法律意识了,觉得受威胁,受威胁,就是其实咱们现在真说不清,这东西只有这女的才说得清。她找了一个男的,说让这个男的带着她去公安局报案,但你说她跟这个男的有关系吗?

  林玮婕:不知道,没有关系。

  许子东:有没有关系都没关系。

  林玮婕:对,因为她现在有法律上。

  许子东:有没有关系都没关系,对不对?因为他们已经离婚了。

  窦文涛:然后她这个前夫还控制着她,就是打电话不接,说不在公司,然后开着车就在后边跟踪,跟踪就发现这一男一女9月28号上午4一男一女到天长市公安局门口报案。在大门口一下车,这男的我估计眼睛就红了,终于看见奸夫了,好家伙,这一踩油门,把这一对男女从公安局大门外头撞飞了,撞到公安局大门里头,撞出那么远。而且问题在于,这个视频你待会儿看,他这个残忍到就恨,恨到一个什么程度,撞成这样,撞死了一个,他下了车,还冲那个男的,那男的脑袋狠踹,又回来冲这女的狠踹,这女的撞的也是骨折了,狠踹,来回踹,来回踹。然后就被警方控制起来,抓住了,他还是说我不后悔,弄死他们这对狗男女,你说这男的能狠到这么一个程度。

  许子东:这叫激情犯罪。

  窦文涛:现在是故意杀人罪,当地警方已经发声明了,连把这个视频透露出来的好几个人都给炒了,公安局门口的保安清退,是吧,然后谁把这个监控录像泄露到网上的,那个职员好像也给炒了。咱们现在就看看,我就说这多么有冲击力,丧心病狂的这个视频。我觉着这被撞死的男的这真是个冤大头,这死的太冤了,带这女的去报案,把他给撞死了。你看这女的反倒没死,你看看这照片,她本来现在在医院,反正也给撞骨折了。你刚才看见这男人狠到这程度,你怕不怕?

  林玮婕:怕,其实我觉得,就是可以,我其实会觉得可以暴力成这个样子,他前面一定有类似的暴力行为,不然不可能会就是,我觉得人做坏事的时候都还是会怕的。就比如我今天要伸手打你,我如果没有打过,我可能也会游移一下或者我会慌之类,但是我觉得这是完全不游,他就完全的是很直觉性的去打,去踹,去干吗的,我觉得肯定他就是长期就是有这种暴力行为的。

  许子东:这种要叫那种犯罪心理学的人来分析,其实像这种犯罪其实就等于自己也是要死的了,就是想好了的,我把你弄死,而且你知道。

  窦文涛:你觉得他是想好的吗?

  许子东:不是想好,但是他是做了自己也死的准备的,就是公安局的门口嘛。你这样杀人,这个后果基本上就等于是自杀式的了,等于自己,他并不是说自己想逃脱罪责之类的,他没有。他就是我到这一个份上,我就什么都不顾了,我就这样,这种心理是我们常人难以理解,但是我想犯罪心理学一定有办法分析,他们不是叫这种是激情什么杀人吗?现在的争论就是说他算不算预谋的,因为也有的人说他是预谋的,因为他很远的路跟过来,对不对?当然也有人帮他辩护,就是说他就是一时兴起来,如果他预谋的话,他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

  窦文涛:我感觉应该不是预谋的,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其实男人是,我记得我小时候我们住的那个工厂宿舍楼就有那个的。你说这个男的就是说给戴绿帽子了,一进门有时候看见那个,我小时候我们工厂那个宿舍里挺有意思的,就是有这个女的是当年那种被解放了的妓女,你知道吗?就是新中国建立以后,从良了,然后就嫁给老公,结果这个女的就是妖娆,我记得这个女的平常就是,在当时好像是烫头发好像是怎么着,看着她就是特别注意打扮。

  许子东:给幼年窦文涛留下很深的印象。

  窦文涛:没错,没错。

  林玮婕:对,卷头发,有特别的爱好嘛。

  窦文涛:而且身材丰满,然后呢有一天我听见就喊起来了,楼道里一群人拉着她那个老公,她老公就举着一个菜刀,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女的可是别出轨,你知道吗?

  许子东:你这是啥话?男的出轨,女的给你下毒药,还不一样。

  林玮婕:或者举报你啊。

  窦文涛:我觉得男的比女的危险。

  林玮婕:为什么?

  窦文涛:女的你看,其实我刚才讲,我这么一说又感觉好像我是直男癌了,不是。我是说一般来说你看女的她有什么手段,最多就是举报你。

  许子东:不,我有一次在深圳坐出租车,那个司机是一个东北人,他就跟我说东北娘们好跟不好,其中有一条他就讲他有一天睡觉,模模糊糊的觉得旁边有人,眼睛一睁,老婆拿了个菜刀坐在他边上。

  窦文涛:对,也有。

  许子东:后来我说你后来呢?他说后来还是好的,娘们还是好的,他说我知道她不敢,她不敢。

  窦文涛:对,所以这事儿还真是。

  许子东:男女平等。

  窦文涛:男女平等。

  林玮婕:一样危险。

  窦文涛:对,你知道那个哪儿我发现,忘了是佛山还是顺德那个地方去年出过一个,就是还是一个什么,这女的跟她老公离了婚,女的不依不饶,女的一定要让她老公复婚,然后她老公就是不肯。然后这女的缠着她老公不放,最后到什么,她老公骑着摩托车,要走了,扬长而去,女的就坐在后座上,然后她老公也不管,就骑着摩托车,然后这个女的后来坐在他后座上就手伸到前面,就把她前夫的裤门给解开了,然后把她前夫的这个生殖器拿在手里,很奇怪夫妻关系。她前夫照样开着摩托车,然后最后只觉一阵温热,她拿刀片给它割下来了,割下来了,最有意思的是什么。

  许子东:还有意思呢。

  窦文涛:对,我觉得太有意思了,割下来了,说这女的就问他,这对夫妻我觉着真是狭路相逢,这女的就问她前夫,说去不去医院?她前夫说我这伤去了医院,一两天出不来,他们有孩子,我得把这个零花钱先送给孩子再去医院。好吧,她老公就骑着,淌着血,先给孩子送零花钱,然后回去,这时候已经到医院门口已经昏倒了。

  林玮婕:失血过多了。

  许子东:这么好的老公,怪不得女的不舍得。

  窦文涛:对,用这种办法留住你。

  林玮婕:对,受伤都还给零花钱。

  窦文涛:有时候假设自己是女的 觉得你们男的真可怕

  窦文涛:可能因为就是说是我比较关心妇女,就是其实女的狠起来跟男的一样,对吧?但是呢有时候我老假设我是一个女的的时候,我觉得你们男的真可怕。就是因为我自己都觉得女人真是很没有安全感,就是你看一个男人有的时候他,你跟他好,还得罢了,我见过好多,因为我从小就受过这个刺激,就是我们小时候石家庄非常著名的两个职工谈恋爱,谈不好了,等公共汽车的时候,这个男的拿了瓶硫酸,那个时候我小时候太多这样的事儿,就男的就拿硫酸就泼这女的。我们那儿有好几个女的都给硫酸泼,所以我从小就觉得这个男的这种东西他是里边掺杂着一种嫉妒、性的那种占有,你知道吗?就是他好像格外能干出这种事儿来,你不觉得吗?

标签: 这个 就是